NO.8 我的視野/岑龍專欄

康斯坦特· 佩爾梅克(Constant Permeke)1886-1952,比利時安特衛普人。

我特別偏愛佩爾梅克,因為從第一眼看到他的畫就好像感覺到了我自己的靈魂所在。他是二十世紀初歐洲表現主義繪畫的代表人物之一。佩爾梅克畫中有許多造型扭曲和怪誕甚至有些醜陋的漁夫和農民,但是全都可愛到令人心疼。他憑藉著由自己主觀感受而獲得的內心體驗進行造型創作,並且借此去極大限度地發洩內心的激情。他在畫中捨棄了許多如面部、衣褶、環境等等繁複的細節,為的是更深層次的任由想像去構築他所追求的精神世界。

他的風景與人物組合,其實和現實及所敘述的情節是脫離的,也就是說他僅僅在尋求一種能夠代表某個群體的抽象本質內涵,而我們看到的只是專屬他所有的顏色和線條。從他的畫中,我們清晰地體驗到了他的愛、憎、苦悶不安或孩童般天真無邪的情緒,這一切都是佩爾梅克意識形態的再現。他粗拙滯留的筆觸來自於對造物主虔誠的崇敬,從而帶著一股濃厚的宗教神秘主義精神。

他的畫最重要的是構圖,繪畫的形式就是他創作思維的寓所。一切形象的塑造都要服從於它。他的人物畫構圖往往是頂天立地的;呈方形的人物盡量撐滿著畫面,以至於有時候頂到了畫面的邊沿,而不得不將腦袋削去一些。這種無視古典傳統繪畫背景與人物必須諧和的方式,最大限度地展示了視覺的張力效果,那些大手大腳的農夫漁婦直愣愣的撲面而來,不合比例的結構反倒顯得格外自然,令人終生難忘。而暗晦但雅緻單純的色彩簇擁圍裹在人物的四周,更增添了樸實天真又帶憂傷的氛圍。

他喜歡大面積使用土橙色,黑褐色,少量關鍵位置使用淺藍灰、灰白這樣的對比顏色來作點綴,為畫作提神。這種高貴絕妙的灰有時也成為人物的膚色及受光部分的用色。佩爾梅克作品的色系極簡,可以說他惜色如金,色度降至最暗一檔。在他的畫中,紅、藍、綠、黃都被人為地削弱了明度和亮度。這樣就讓他的人物更加貼近大地,貼近他們所處的原生環境。

他的風景畫也是同樣的色系,只是筆觸的改變而已。大地和海用大筆觸,而雲和田野用小筆觸形成對比,這種方式也運用於他的人物畫裡。佩爾梅克對他的畫作處理是非常非常講究的,多一筆不行,少一筆又嫌欠缺。他用的是不經意甚至是不顯露痕跡的講究,色彩單純但不單調,原因是他使用了種種的筆觸和肌理去造就了一個極其豐富多變的純真世界。在這裡總有一股跳躍的民歌般帶著舞蹈性的暗流在激烈地湧動。他的畫幅不大卻有著史詩般的人民性和紀念碑似的永恆意義。我們在看他畫作的那一刻,會有種品嚐濃咖啡時口舌間擾繞著芳香的愜意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