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龍—光的追隨者

為什麼我說他是光的追隨者呢?因為岑龍的繪畫帶來的是一種光明,是善的力量。從最早的游吟詩人 系列,樸實的北方人物、動物和風情,帶給觀眾的是一種面對艱困生活所產生的韌性,以及大自然和 人的和諧關係所帶給人類生活的希望,這時候的光芒是淡淡的希望之光。這個時期的岑龍描繪的大多 是生存於離太陽最近的高原上的人們和動物。他畫了與大自然共生,給予彼此愛和鼓勵的人們。這個 時期,他曾經告訴過我:「我的畫,如果可以像天上的星星一樣,發出微微的閃光,能夠感動幾個人, 我就很滿足了。」

東歐藝術家群像2018 – 羅曼・諾金

羅曼的作品有著明亮豐富的色彩,繁複又似乎零亂的表現手法,使觀者深深感受到迷人且熱情的魅力。各種女性美的風貌,或靜或動的姿體語言,展現了深具內涵的唯美風格,並形成專屬於他個人的一套藝術風格。

東歐藝術家群像2017 – 弗拉基米爾・諾山

諾山為我們展現了烏克蘭的平民生活,和他們熱愛自然、熱愛生命的態度。看他的畫就像聽到烏克蘭民間樂器巴揚和班多拉琴的演奏,也好像聽到了那裡的少男少女悠揚的歌聲,以及老人們講述著黑土地的鄉村夜話⋯⋯諾山的作品,親切而自然。

我心中的南十字星 – 岑龍和他的藝術

很多人都說,聽巴哈的音樂就像看到了在天空中飛翔的天使一般,讓聽眾捕捉到了靈魂的實體。他的音樂充滿了濃烈的宗教情懷。我聽他的音樂時,總是可以感受到宗教帶來的喜悅和滿足。我在欣賞岑龍的繪畫時,也有幾乎相近的感受。

月影婆娑 你和我:林靖子

虛幻朦朧的畫面  將人們帶往她所營造出來的一個個夢幻境界之中  在銀色月亮沐灑的氛圍裡  林靖子講述著自己對宇宙的理解  以及對它所發散出來的無形力量的崇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