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托爾斯泰的藝術論看岑龍的繪畫哲學

托爾斯泰終其一生寫作,努力傳播他的人文主義思想以及盡力接近真實生活的理念。岑龍的創作與他有著異曲同工的意味。

從卡繆的存在主義看岑龍的繪畫哲學

遭遇困境時,除了自殺外別無選擇,為了生存不選擇自殺,正面而積極的活下去是唯一對抗荒謬生命的良藥,這就是卡繆的存在主義,也是岑龍試圖透過他的藝術所要表達的理由。

我的藝術行旅:光的追隨者—岑龍

為什麼我說他是光的追隨者呢?因為他的畫對我來說是充滿了神聖的光芒的。我常常深受感動,並進而期許自己也能成為一個對世界有幫助的人。